[2011年08月15日]

 

      新春的第一篇博文,就是悼念一位英年早逝的我们的朋友。我是奉我家老雷的心意,开始动笔的。写完后他总不满意,觉得我的文字不能表尽他的心疼和哀思。昨天他又多次催我上传,好象急于把这束“花”呈于我们的朋友的墓前。

 

何日再相见

  新春在窗外等候。你的师兄一家,在新加坡,早早地就把她迎进屋里来。租来的简单家具的屋子,白白的墙上贴上了“春”,贴上了“福”,贴上了“身体健康、学业进步”。你的师兄说:“不知道任师弟好了没有?”他又一次挂念你了!他想你也应该伸出了手,和新春的手牵在一起,进入虎年了吧!
    我家老雷——你的师兄,昨天(正月初三)晚上听到你在农历的年底放弃了坚持,伤痛地说:“写一篇博客吧!”我说:“让我想想!”我的博客,叙事兼状物,今天亦兼怀人。你的师兄想借我的笔,把对你的那些说不出的思念用文字码出来。他的心意、你们之间的深情厚谊……我为了一个形容词在电脑前焦灼烦燥,这种焦燥无法平息!因为同时,我还担心着在大连迎新春的鞭炮声中你能否一路走好,这种担心无法控制!
    2003年夏天,你的师兄回家告诉我:“我们组里新来了一个博士后,咱陕西人,家是临潼的,很年轻,才25岁。”在光催化实验室的通道口,我认识了你,你喊我嫂子。你的帅气尽人皆知,肤色白皙,五官清秀,标准的普通话,独特的空灵与俊朗;你的聪明尽人皆知,16岁就考上了名牌大学,毕业后在中科院某研究所硕博连读5年,然后来到大连继续博士后研究;你的好脾气尽人皆知,你一直都在笑,从来不急不燥,见了我也边笑边喊“嫂子”;你的勤奋尽人皆知,光催化实验小组的人都形容你是“辛勤的小蜜蜂”,大家见到的你总是穿着实验服,端着放有反应釜的托盘,楼上楼下地忙碌着。你的师兄喜欢你,不仅仅因为你是陕西老乡,他觉得你是一个各方面都完美无缺的人,这种喜欢发自内心,毫不矫揉。
    你博士后出站留在大连工作,我曾张罗着给你介绍对象。后来你恋爱了,在大连买了房,很快就结婚了。我的女儿在电话里说:“任叔叔的媳妇怀孕了,年底就要生了。”你的媳妇给你生了个胖儿子。在组里的网页上,我们看到了你们的照片——幸福的一家三口!你被聘任为副研究员,后又被任命为八十多人研究组的副组长,成为院士的左膀右臂,你的前程铺满了鲜花!
上天把一切美好都给了你,帅气、聪明、善良、勤奋、金钱、幸福、成功。你把自己的人生和事业经营得那么好,上天应该知道你是感恩的!你是努力的!你是没有辜负它的!为什么又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把一切都打包带走了?

“欢乐和痛苦永远交替着”。或许,你32年的人生太甜美了,没有来得及交替的痛苦攒成一团,从天而降!你一直独自承受着——陨石一样沉重的——生理和心理的痛苦,你不要别人知道,不想让大家担心。我们听说你的身体里长了魔,眼泪往心里流,却不知道该做什么,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。相见时一句“最近挺好的?”你笑着回答说:“挺好的!”
    你们研究组是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,大家都在为你祈祷,都在切切地关心着你的身体,你大概感受到了吧!

 以下是你的师兄在2009年2月28发给你的Email:

 好长时间没有和你联系了,不知道你最近可好?

 我来到台北两个多月了,今天在组里的网页上看到了你坐在新的实验室里,师兄我心里非常高兴!去年在老师当选为国际催化理事会主席的庆祝会上,你曾告诉我在7月份做过一次小手术,当时人多也不便过问,后来才听说你的身体不是很好。在我离开大连来台北的前两天,我还在组会上见到你,当时特别想请你吃饭,后来还是没有和你说。我知道你非常乐观,我也相信你会很快康复的。另外康复期间,工作上的事情要量力而行,多注意自己的身体。师兄我将于6月初返回大连,到时候再来看你。
祝好!

你3月4日回了信,很简短。信中说:
   雷师兄,您好!
非常感谢您的关心。我去年下半年身体不太好,经过康复治疗以后,目前已经完全康复。

祝您在台北学术生活愉快!并代问嫂子和孩子好!再次感谢关心!

2009年5月12日,你的师兄又从台北发来了一句话的问候:“又是很久没联系了,最近忙不忙,身体恢复的怎么样?”你回了很长的一封信,信中反复强调自己很快就可彻底康复,也真诚地关心师兄的身体,提出合理的健康建议。今天读来却让我们眼中蓄满泪水。

雷师兄,您好!
   感谢您对我的关心和挂念,真的是非常感动。
   你可能听说了我生病的一些情况。去年初背部有痛感,7月做的手术,检测后发现可能不好,即开始治疗。目前身体状态非常好,比其他正常人还显得健康,预计是发现早,个体体质基础好,治疗及时,因此控制的非常好。另外可能也是以前太过努力和劳累,身体免疫力有所下降。现在经过恢复后,一切都很好,正常上班,每天早晨和晚上都锻炼,比以前更结实了,并且略胖了一些。
   请放心,现在医学科学发达了许多,我身体底子好,发现早,因此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,很快就可彻底康复,恢复正常科研工作。
   师兄也要多保重身体,每天都要坚持体育锻炼,不过度劳累,另外希望彻底戒烟,确实对身体不好。
   代问嫂子和楚月好!


此时,大家都迷信奇迹。你可能不知道,听到你完全好了的消息,我们都高兴得不得了啊,真是象荒景里遇上了丰年!当我还在庆幸的时候,你们这些男人,已经开始谈上了工作。

 听到你的消息,我实在太高兴了!好兄弟!
经常能想起和你、栾老师还有杨老师在一起打牌的场面。多年过去了,很少有机会能够象当年那样大家都放的很开。没有忧愁,没有经费烦恼,也没有忙不完的论文等等!更让我难忘的是08年在西安饭庄,你那地道的西安小吃让我如今记忆犹新。
    你坚持上班的话,就说明身体确实恢复的很好!我今年有两个硕士研究生即将毕业,她们两人(均为女生)的工作主要是围绕碳材料的合成及电催化甲醇氧化,按照程序,论文需要副教授以上外审专家的评审意见,如果你身体允许的话,请帮我评审。
祝身体健康!

每提西安小吃,必会想家。今天以后,每提西安小吃,也必会想起你!2008年春节前夕在西安饭庄的西安小吃,今天说起来不再是记忆犹新,而是永生难忘。
病中的你,一直坚持半天工作半天休息。后来确证自己好了,就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。你很快就回信了,对未来充满期望!

 雷师兄 您好!
    没有问题,请随时发来相关的资料。
    以后有机会还想和你一起开展合作研究。
    另外,本年度的973经费已经到账,随后可能会与李老师商议后拨款给辽师。具体拨多少我不清楚,或许你可以与由老师一起,和李老师商议一下?

 这都是不久前的事,你写来的文字还在眼前跳动,而我们已经是生死两重天!你的师兄说:再回大连,捧一束花,去看你!这样的开头语,让饭桌上的气氛再次变得悲伤而沉郁。我们一遍遍地问上天:既然让你生得如此优秀,为什么不给你时间和机会,让你成为这个社会上真正的栋梁,担当起大任?
    天妒英才,它一定是嫉妒你了!嫉恨你了!即使躺在病床上,忍受着巨大疼痛的折磨,你还笑着在电话里说:“雷师兄,你们全家在新加坡都还好吧?我刚转到骨科,治疗效果很好,很快就康复了,很快就可以回单位工作……你不要担心我啊!”你为什么要这么坚强,这么乐观?你完全可以向朋友哭诉,哭诉你的疼痛你的担忧你的恐惧……你完全可以向天上所有的神明哭诉,哭诉你的不安你的不舍你的不甘……为什么不呢?为什么还要给自己的完美再加上坚强和乐观?

 或者,天堂里也需要象你这样完美的好人!可是,你坚持了那么久,为什么不再攥紧拳头,咬紧牙关,再等两天,和父母妻儿再看看新春的太阳,让他们在期待中开始新的一年?

 还是无法相信你已经走远,还是无法承受对你的深切思念!求你,求你再给我们一个快电,说说我们何日能再相见,好歹也让大家心安!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雷志斌是我组早期博士后,曾与任通同期在我们实验室工作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73f16730100h7tl.html

 

Copyright© 2011 Can Li's Group , All Right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