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2005年4月15日]

 

一次极渺茫的成功希望

(美)格伦·沃森 方红译


  几年前的一天下午,我在山上开垦荒地,一连干了几个小时,这时我决定吃午餐酬劳酬劳自己。我坐在一根圆木上面,打开一包三明治,一边观看着嵯峨险峻的山景。只见两条湍湍奔流的小溪汇合到一起,形成了一个清澈透明、深不见底的水潭,然后沿着一片树木丛生的峡谷汹涌直泻而下。
  要是没有一只蜜蜂围着我不停地嗡嗡地飞,我的田园诗般的心境一定会完美无瑕的。那是一只普通的好扰乱野餐者兴致的蜜蜂。我不假思索地把它赶跑。
  这只蜜蜂一点儿也没有给吓倒,它飞回来又围着我嗡嗡地转了起来。这时我可失去了耐心,一下子把这小虫子打落到地上,接着一脚把它踩住,嘎吱一声把它碾进了沙土里。片刻之后,我脚旁边的沙土中发生一次微型爆炸,使我大吃一惊。那个折磨我的坏东西从沙土中钻出来,它的翅膀狂乱地扑打着。这一次我可不存侥幸心理了。我站了起来,用全身210磅体重的力量把这个小虫子碾进了沙土里。
  我重新坐下来吃午餐。几分钟后,我发觉脚边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动了一下。一只身体已被碾破但仍活着的蜜蜂从沙土里有气无力地钻了出来。
  它的幸存使我发生了兴趣,我俯下身子仔细查看它所受到的损伤。右侧的翅膀还相对完整,但左翅膀已被碾得像一块揉皱的纸。然而,那只蜜蜂仍然在不停地慢慢上下活动着它的翅膀,仿佛在估量着所受的损害。它还开始修整它那沾满了一层沙子的胸部和腹部。
  随后,蜜蜂把注意力转向那折弯了的左翅,用腿反复抚抹整个翅膀,迅速地平整了翅膀。每整理一段时间后,蜜蜂就嗡嗡地扑打翅膀,好似在测试升力。这只毫无希望的残废竟以为它还能飞!
  我双手撑地跪下去,以便更好地观看这些无用的努力。更仔细的观察证实,这只蜜蜂完了——它肯定完了。身为一个老飞行员,我很熟悉翅膀。
  但是那只蜜蜂对我这高超的学识置之不理。它好像在逐渐恢复力量,并加快修整的节奏。这时,使它那薄纱般的翅膀坚挺起来已弯曲了的翅膀差不多已伸直了。
  终于,蜜蜂觉得有充分信心可以作一次试飞了。伴着一阵嗡嗡声,它飞离地面然后一头撞在不到3英寸以外的沙堆上。这个小生命撞得很厉害,连翻了几个筋斗。接着它多次拼死命地梳理和曲伸翅膀。
  蜜蜂再次飞了起来,飞了6英寸后又撞到了另一块土墩上。很明显,蜜蜂的翅膀恢复了升力,但还没有掌握好控制方向的机制。像一名飞行员试图弄清楚一架生疏的飞机的特性一样,它试作了几次短程飞行,但都以屈辱而告结束。每次碰撞以后,那只蜜蜂便疯狂地活动,以纠正新发现的结构上的缺陷。
  它又一次飞了起来,这回越过了沙丘而笔直地朝一根树桩飞去。它勉强地躲过了树桩,然后放慢飞行的速度,转了几圈儿,然后在清澈如镜的水潭上空慢慢地飘过,似乎要欣赏它自己的倒影。当那只蜜蜂消失在远方,我意识到自己仍然在跪着,而且连续跪了相当长的时间。


   
不要放弃希望,不论什么时候,因为希望是热情之母,它会孕育出力量与生命;希望是生命的灵魂,心神的灯塔,成功的指南。一只受伤的蜜蜂因为自始至终不放弃希望,才有了继续飞下去的结果

 

 

Copyright© Can Li`s Group